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亚父的禁忌之脔】(第四卷)【 作者:水玥萱】
【亚父的禁忌之脔】(第四卷)【 作者:水玥萱】
字数:60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卷亚夫争宠

  第01章绑架了?

  对於醒来後看到的世界,望忧毫不诧异。

  「你醒了吗?」

  微微的诧异的是看到此刻说话的男人。

  「休斯?!」竟然不是她所想的霍子劲,而是休斯!

  这让望忧有些失望,不过立刻被所有的诧异掩盖。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环顾四周,望忧发现她所置身的房间很熟悉,让她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休斯因为她的话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随即立刻恢复。

  「放心,这里还是上海。你会不会觉得很熟悉?」休斯站起身子,打开了厚重的窗帘,「你看,这里看出去也是一片很美的草地和树木。只是没有办法和以前一样看得到山林。」

  望忧随之看去,立刻明白了熟悉感的由来!

  因为,这间房间和曾经她在休斯别墅的房间一摸一样!

  只是,那一切都如同前尘往事一样,让她有些恍若梦境的感觉。

  「你绑架了我?」

  望忧异常的冷静,她早已料到了他们一定会绑架她。只是没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休斯。

  「我……」

  休斯想开口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看着霍子劲派人将望忧从段家悄悄绑走,却自私的不去阻止。因为望忧会被霍子劲带回他的家中,可以和他同处一屋。他没有参与,却也是帮凶!

  「你们为什么都以绑架我强迫我为乐呢?」

  缓缓地从床上站起,望忧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窗边。

  三楼的落地窗让她看清楚了外面的景色,也确定了此刻自己是在霍子劲的家中。这里她来过,她记得那些景色。

  知道她失踪,段彦奇是不会声张的。因为他早已看出自己的企图,又怎么会违背自己的心意呢?至於莫凡天和莫凡宇,她相信他们应该也是知道的。

  「望忧,我没有……」

  休斯想解释,他从来没有想过强迫她!可是……她听得进去他的解释吗?
  再多的话她已经不想听,挥手阻止了他的话语。

  「休斯,你出去。」

  「我……」

  望忧只是冷冷的看了休斯一眼,随後将目光转移到窗外。

  「如果你准备让我厌恶你,那么就继续留着吧。」

  言尽於此,休斯咬牙只能转身离开。

  只是他的每一步都如同慢动作回放一样,期盼背後的望忧可以挽留。

  呵呵呵,心底他却是暗自嘲笑自己。望忧现在一定怨恨死他了,又怎么会挽留呢?

  开了门,回头看到的依旧是那站立在窗边的倩丽背影。得不到望忧的回身,却在门外看到了霍子劲。

  「你满意了?」

  苦笑着,休斯对霍子劲的怨恨更深了一层。

  霍子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房内的背影。

  望忧将背後的声音都听进了耳中,落地窗倒影出的容颜勾着迷人的微笑。却在看到一道黑影移动时收敛,只留下呆滞的表情。

  「喜欢这里吗?」

  霍子劲故意忽略望忧脸上的不快和寂寥,他不想看到她被强迫的表情。
  「犯人会喜欢囚牢吗?」

  望忧的嘴角取代寂寥的是冷笑,在金色的阳光下更加的刺眼。

  霍子劲一下子无法立刻明白望忧的意思,只能奇怪的看着她。

             第02章恶魔年轮

  「你觉得,鸟儿会喜欢着鸟笼吗?」

  看着天空,望忧也是在自问。

  没有人喜欢被束缚的感觉,也没有人喜欢永远做笼中的金丝雀。

  霍子劲终於明白她的意思,眼中有转瞬即逝的恼怒和刺痛。只是太快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如果我说那么做是因为喜欢你呢?」

  冲口而出的话,让霍子劲想要收回也来不及。

  他的激动换来的只是望忧冷漠的一眼,随後是将窗帘完全的拉开。

  一个男人一旦承认了自己的感情,那么这场游戏就必输无疑。而现在,她是游戏的主导者,他则是他游戏中最好控制的棋子。

  「霍子劲,你信不信这个世界有天使的存在?」转头看着他,望忧似乎已经被他突然的告白软化,脸上已经泛着微微的红晕。

  沐浴在阳光下的望忧透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白皙的肌肤以及微红的脸颊让她有一种朦胧的美丽。这一幕让霍子劲有一些痴迷的看着,也将她的软软的话语听入耳中。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等霍子劲开口,望忧已经下了逐客令。

  霍子劲转念想了想,揣测着此刻的她可能还对於绑架她的事情耿耿於怀,也没有多做解释的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面只剩下望忧一个人,而她则是对着落地窗冷笑。

  「天使?」慢慢的指尖在玻璃上划出一圈一圈的年轮,最後却是一个形似天使翅膀的模样,「如果没有恶魔,这个世界又哪来的天使呢?」

  毫无意外,望忧除了这个房间哪里都出不去。房门口站立着的两个黑衣男子就是狱卒,而牢头则是霍子劲和休斯。

  对此她一点都不意外,也悠然自得的在房内看着电视。

  电视中的段彦奇一脸幸福的宣布和她一起度蜜月的消息,而不远处段若风则是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对於她的消失段彦奇掩饰的很好,只是一旁段若风的冷漠让她有些微的刺痛。

  「堂堂幻影集团总裁夫人被绑架,段彦奇倒是也怕没面子。」

  休斯冷冷的笑,对於此刻电视中的新闻嗤之以鼻。

  「这就是段彦奇。」

  对此霍子劲倒是能够理解,一个将事业看重於一切的男人是不会在意身边少一个女人的。就如同他以前一样,只是现在……

  看了一眼对此毫无反应的望忧,霍子劲不确定自己对她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他怕自己对她放真心太多,而她的一切却是镜花水月,那样的结果只是他成了她手中的木偶。可是,一旁虎视眈眈的休斯却让他嫉妒不已。

  「呵呵,你们又比他好到哪里去?」冷笑着的望忧连语气都是冰冷如刀子,一刀一刀的凌迟着两个男人的心。

  「至少我对你是真心的!」

  休斯不顾还有霍子劲在一旁,立刻表明自己的心意。霍子劲欲言又止,最终却放弃。

  「真心?看得到吗?证明的了吗?」

  望忧嘴角的笑意更加的冷,手指指着休斯的心房。

  「我感觉不到心跳,也感觉不到任何的真心。我只看到有人要杀我,有人绑架了我。」收回了手,「你的真心,如何去证明?挖出来给我看?可是,就算挖出来也只是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团罢了。」

  她再也没有曾经的单纯,曾经的天使最终也会变成地狱的撒旦。只是撒旦长着雪白的翅膀,比任何一个天使都要洁白。

  没料到望忧会有如此冷漠以及残忍的一面,休斯真的愣住了。

  「哈哈哈!」霍子劲却突然大笑,引来了两人的侧目。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面,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你?」

  是了,就是她了!

  只有莫望忧这个女子才能够配得上他,也只有她才配得到他的爱!霍子劲没有怀疑,终於确信自己爱上了她。

  一直到休斯和霍子劲离开,望忧都没有再开口。

  或许霍子劲说的对,她莫望忧骨子里面就是一个恶魔。

  所以,她会一口一口蚕食仇恨!

  第03章失踪了?

  「忘儿失踪了。」

  寻找了一天,莫凡天和莫凡宇还是没有找到望忧的踪影,恐怕她是真的失踪了。

  段彦奇沈默不语,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不曾抬头。

  「你听到没有!忘儿失踪了!」

  向来温和无害的莫凡宇上前一把揪住段彦奇的领子,不敢置信他还可以如此的冷静!忘儿失踪了,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竟然无动於衷。

  段彦奇也不是好惹的,抓着莫凡宇的手用力的甩开。

  「那你想如何?你想喊得全世界人都知道?让忘儿的爸妈和爷爷都知道?」
  抚平了衣领的皱褶,他的冷静倒是让莫凡天有所深思。

  这段彦奇对望忧的感情不可能是假的,他的样子却真的是一点担心都没有。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莫凡天的脑中,忘儿是蓄意失踪。

  「宇,冷静点。」

  阻止了想要再去上前质问的莫凡宇,莫凡天反倒是沈着的走到段彦奇面前。
  「你把忘儿藏起来了?」

  莫凡天的冷静让段彦奇佩服,不过他的话让段彦奇大笑。

  他倒是想把忘儿藏起来,省的被这些男人一个个窥视。可是,忘儿哪里是他能够控制的。除非尽量的满足她的需要,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莫凡天,你的确不同於常人。只可惜,我没有这个能力把忘儿藏起来。如果我说她是被绑架了,你们有何感想?」

  他的话引来了莫凡天和莫凡宇的惊诧,还未开口却只听见匆忙的上楼声音。书房的门被打开,莫爸爸和莫妈妈焦急的走进来,却见三个像是有点在对峙的男人,至於望忧却没有踪影。

  「刚才下人说你们在吵架,怎么回事?忘儿呢,她怎么没在?」

  莫妈妈担心的在三个男人之间来回查看,又四处张望怎么没有女儿的身影。
  段彦奇立刻换上安抚的笑脸,走到了莫妈妈面前。

  「忘儿昨儿个和我说,她之前答应过去意大利找秦凌,她已经一大早去了意大利。我公司最近也比较忙,要回去一趟,至於孩子可能需要麻烦你们先照顾一下。」

  这段话说的有点荒诞,哪里有做妈妈的不声不响的就出去旅游,把孩子和老公丢在家里的。但是对莫家人而言倒是见怪不怪,他们的女儿一向随性极了,特别是这次台湾回来以後,总觉得她的脾气好像完全变了。

  「这样子啊,这孩子,怎么也不说一声。以前还提前和我们说一声,现在越来越任性了。」

  莫爸爸摇了摇头,有些拿望忧无可奈何。不过,一想到外孙这段时间都会留在这里,立马心情又好了。

  莫凡天和莫凡宇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段彦奇欺骗众人,心底是越发的奇怪。
  要么就是他很清楚此刻望忧在哪里,要么就是他真如外面所说和望忧这么快结婚最大的目标是莫氏企业。

  第04章谁在等待?

  将莫爸爸和莫妈妈送出去,段彦奇这才关上门,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他按照忘儿的计划这么欺骗着她的父母,可心底却隐隐有着些许的不安。

  「你真的是爱忘儿的吗?」

  莫凡宇非常怀疑,若是他真的为的是莫氏企业,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理!虽然他们厌恶莫家,可更不想看到忘儿不开心。

  转头看了两人一眼,段彦奇心中有了主意。

  「两位有没有兴趣到我府上小住几日,忘儿不在,若是你们在莫家露出些什么忘儿不希望看到的,到时候恐怕两位比我还要不被她待见。」

  若说不嫉妒他们,不想除掉他们那是不可能的。段彦奇当然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妻子除了和自己有关系,还经常和这两个男人一起。

  莫凡宇也发现了他的怪异,看了一旁的莫凡天一眼,却见哥哥眼中多了些怀疑。

  「既然你不怕被我们无意看到什么关於幻影的东西,我们也不介意小住一段时间。」

  不消片刻,一辆黑色的车子悄然的从莫家後门离开,任何人都没有察觉到。车子一直绕到了浦东机场,停留了片刻,又再次离开。

  段彦奇没有直接回到大宅,而是去了曾经囚禁过望忧的房子。

  莫凡天和莫凡宇沈默的走入屋内,却见屋子里到处都有望忧生活过的痕迹。拿起了茶几上望忧开心的在雪地中的照片,照片里的人笑容格外明朗。

  「你不想什么人发现我们还在上海?」

  莫凡宇也不是笨蛋,从浦西绕到了浦东,又弯弯曲曲的绕到了这里,中间还在机场做出了那一副他们离开的样子,除非段彦奇是故意演戏给谁看。

  「忘儿说你们心思非常缜密,非常聪明。」

  段彦奇指了指脑袋,将莫凡天手中的相框抽走放回到茶几上。走到落地窗前,之间高楼下的车水马龙和对面东方明珠屹立不倒。

  莫凡天和莫凡宇再一次沈默,一同将目光投向了窗外的景色。

  没多久,突然两人一起笑了起来,本来就有点冷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
  「看来,不只是我们在等待忘儿生下孩子,还有人也在等待着。」

  「这就是之前忘儿提到的,我们的配合么。」

  此刻身在另一处的望忧感到有些微冷的双手抱紧手臂,却不怎么想要进屋。不知道该说霍子劲和休斯对自己太信任呢,还是对这个大宅太自信,竟然不限制她的任何走动。

  先前她已经将整个大宅逛了一个遍,不过一旦她走出门口,就会有人暗中监视。

  「小姐,您还是进去吧,外面冷。」

  小爱已经好几次注意到望忧环着手臂,看起来似乎是蛮冷的样子。

  望忧一言不发的看了小爱一眼,才慢腾腾的走回了屋里。却恰巧碰上从楼上下来的黄雅言,两人相视无语。

  「夫人。」

  在跟着望忧与黄雅言擦身而过时,小爱微垂了一下头。

  黄雅言看着这个被丈夫的合夥人绑架来的女孩子,只是扯了扯嘴角。

  第05章你,爱上了吧

  就一个被绑架的囚犯而言,她绝对是属於贵宾级别的。她可以随意的出入别墅的任何一个地方,除了走出这个门口。

  除了每日对着霍子劲和休斯两张脸,能和她说上几句话的大概也只有小爱,还有偶尔会冷冷看她几眼冷冷说几句的黄雅言。

  「小爱,你说难道黄雅言不奇怪我的存在吗?」她的余光又看到了黄雅言的身影。

  望忧此刻坐在花园里的秋千架上,一旁是站着的小爱。这段期间她进入过书房,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只是随意的找了基本喜欢的书看看而已。

  每次当她要进去书房的时候,黄雅言总是会突然出现,一脸审视的紧锁着她又不说一句话。直等到她离开,黄雅言才会跟着离开。可奇怪的是,黄雅言从来不跟着她一起进书房。

  此刻秋千荡起,将小爱的身影遗漏在了後面。

  「小姐,小心一点。」小爱的声音平静无波,将荡的过高的秋千扶住,免得望忧摔下来。

  愣了一下的望忧从秋千架上下来,转身看向了突然阻止了她兴致的小爱。
  小爱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是真的让她小心秋千?还是说,小心黄雅言?
  望忧张口欲言,却见小爱恭敬的退开了几步。不用想也知道,来的人不是休斯就是霍子劲。

  「你对我还真是放心,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霍子劲黑眸中闪烁着一丝灼热,他还真没有见过这样子的女人。

  这个莫忘忧年纪不大,但拥有过人的冷静,甚至有时候让他以为这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内。但怎么可能,她还是个小女孩而已。

  「那我是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吗?还是说,我应该害怕的躲起来?我怎么做,你就能放我离开了?」望忧平静的看着面前的霍子劲。明明这个男人长的和霍子成六七成相似,两个人的性格却南辕北辙。

  想起霍子成,望忧的心间流过一丝暖意。这大概是她遇到的男人里面,唯一一个对她真心,却不抱有任何目的的人。其实,她真的要谢谢霍子成,他帮了她很多。至少在她最无助最低落的时候,给了她鼓励也让她找到了坚强的方法。
  一思及此,脑中不自觉的浮现了那两个用最强硬最让她反抗手段将她留在身边的男人,可他们却又说爱她!

  望忧的眼神有些慌神,这一切看在霍子劲的眼里。霍子劲误以为她想着段彦奇,心口梗塞住,有一股不知名的烦躁和火气窜上来。

  「你最好是认清楚这个处境,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段彦奇绝对不可能发现你在这里,至於你那两个叔叔甚至都离开了。」有些气恼的出口,霍子劲却不知道他的语气多么像是困兽。

  「然後呢?你又想做什么,大费周章的把我绑架过来。你想要和我上床?很可惜,如果你这么做,只会让休斯和你反目成仇。」一双澄澈的水眸对上了霍子劲,望忧扯着唇角笑了笑。

  霍子劲眼底的火苗让她有些眼熟,因为她在段彦奇,甚至在莫凡天和莫凡宇眼中都见过。不过,这次她的目标是休斯。

  在这里住了几天,看着休斯在面对她的时候犹豫不决的样子,她的确有些动摇。可她忘不了那个表面上说着帮她,暗地里却让人杀了她的休斯!

  真不知道这些日子休斯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嘴上还能说出爱她!

  「你!」一提到休斯,霍子劲有些不快。他倒不是因为无法对抗休斯的势力,只是黄雅言和休斯的关系,让他还不能这么快动手。早晚有一日,他还是会和休斯反目成仇,现在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霍子劲,你爱上了我吧。」那出现的一抹光影,勾起了她最美丽的弧度。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